切换风格

晚霞 雪山 粉色心情 伦敦 花卉 绿野仙踪 加州 白云 星空 薰衣草 城市 简约黑色 简约米色 龙珠
红杏社区论坛
视频
视频
图片
图片
小说
小说
下载
下载
回复 3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6105

活跃会员荣誉管理

房内仙子食烟火 门外身影疑似儿[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8 15: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襄阳城的中心,有一座府邸,没有什么雕梁画栋,就仿佛是普通的人家一样。  但是普通百姓走过这里,总会带着尊敬和狂热。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地方好像比高高在上的城主府更让人心生敬意。这是襄阳城的议事大厅。  单单如此,也不会令他们显出这样的神情。因为里面住的是他们心中的郭大侠和黄女侠一家,那两个守卫了整个襄阳的英雄。  此时议事大厅坐满了人,进门两边坐满了身穿铠甲的将军和士服的文官。这是距上次蒙古军偷袭襄阳两个月之后最大一次军事集会。  「好了各位,既然人已经到齐,那我们就开始吧。」一声响亮的男声打破了宁静。  这男子正是城中百姓交口称赞的郭大侠——郭靖,旁边站的就是他结发妻子黄蓉。他们镇守襄阳已经几年有余,面对猛兽般的蒙古军队竟然还守住城池,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而奇迹的创造者,就是他们。  「既然如此,就得推出大有威望之人,不然何以服众。」「对,我看就郭大侠和黄女侠吧。」  「我夫妇二人乃是江湖草莽,如何敢坐于各位将军和大人之上,岂不是折煞我等,万万不可。」  「郭大侠不必如此谦虚,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你们夫妇二人在保卫襄阳的几十年里居功至伟,难道还坐不起这两个位置吗!」「各位都言过其实了。我和靖哥哥只是从旁协助罢了。守住襄阳主要还是靠各位将军和大人的殚精竭虑。依我只见,吕大人才堪此坐。」黄蓉清喉娇啭的说道。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靖哥哥虽然能坐这个位置,但保不定下面有人心生不满,这样以后的调动和指挥就很难办了。」原来这才是她心中所忧,由此可见她的思虑深远。  她话音刚落,下方一个大肚便便的人站了起来说道:「郭夫人此言差矣,你和郭大侠的功劳大家有目共睹。你如此推让,实在是让我等汗颜。」他就是黄蓉口中的吕大人——襄阳守备吕文德。听到黄蓉提起他,他立马站起来谄媚推辞道。  他大约四十几岁,一双泛黄的眼睛如同死鱼眼般泛着淫邪的光。  肥肉横颤的脸上蓄着两撇小胡子,肚子更是如女子怀胎般向外突出。让第一次见到他的人怀疑他是不是猪错投了人身胎,(吕文德——作者好歹笔下留情)一顶管帽戴在头上真是有点不伦不类。  他胸无水墨,这个官位还是当时以大价钱和一位姨太太的代价换来的。上任后,满以为能捞个钵盆满溢,却不想来到襄阳这个鬼地方。真是欲哭无泪,钱不知道能不能回本,小命却是有随时丢掉的危险。  一天天胆战心惊,真是一种折磨!  抱着做一天官升一天堂的心态,他放开了心来享受现在的一切。他最大的乐趣就是玩弄女人尤好淫人妻女。因为他是襄阳为官之首,大家敢怒不敢言。连郭靖夫妇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吕文德第一眼看到黄蓉就惊为天人,那仙女般容貌,亮泽的青丝,衣服包裹不住,被撑起的浑圆双峰,肥圆的丰臀,出尘气质,最要命的是那成熟妇人熟媚妖娆,幽浓体香。让他感觉自己以前玩过的女子和黄蓉一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吕文德每次在梦中都把这个美妇人压在身下,狠狠的蹂躏,插得黄蓉哀叫连连,讨饶不已,最后在她哀求绝望之中,把阳精尽数灌入她的牝户深处。  他这个梦自己也不知做了几次,每次起来都感觉下身湿漉漉的,但阳根还是昂首挺立,硬的发疼。他每次都借故讨好黄蓉,希望有朝一日能一亲芳泽,就是城主不当也是值得。  但黄蓉看到他就感觉一阵恶心,不说那骇人的身形外貌,单说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是饿狼看着赤裸的羔羊,充满着欲望。黄蓉武艺高强,也不怕他耍什么阴谋诡计。但他身为襄阳之首,自己和靖哥哥有时候还得看他脸色行事,对他说不上客气,但也不会恶脸相向,更勿论拳脚加身了。  所以每次黄蓉见到他都是躲避三方,让吕文德恨得牙痒痒。吕文德鉴于黄蓉夫妇武艺高强,在襄阳城深得民心,也就不敢用强。到时黄蓉随便用一招在自己身上都吃不消,轻则带伤,重则殒命。还会让大家拍手称快。  反正自己为襄阳城守,他们一定会有求于自己。肯定有机会能享受一下那滑嫩的身体,所以也就不急于一时,只是暗自等待这个机会来临。到时一定要让她在自己胯下呻吟求饶。

  现在有个讨好的机会,吕文德当然里面提了出来。反正这满厅的人都不会推举自己。自己身为襄阳身份最高之人,却不如两个江湖人士更受部下拥戴,吕文德更加坚定了想要得到黄蓉的想法。要让这个受万人敬仰的女神在自己胯下呻吟吐媚,浪叫连连。想到黄蓉那娇媚承欢的形态,吕文德感觉口干舌燥,下身立马硬了起来。  大家一听到连吕文德都推让郭靖和黄蓉,也立马说了起来。  「就是就是,郭大侠夫妇居功却不自傲,实在是值得我等效仿。」「郭大侠,你们两人就别推辞了,上首位置非你们莫属。」经不过大家的一再推让,郭靖只得坐了首位。江湖人本就豪爽,他一坐下,就不去想自己适不适合坐这个位置了。马上和大家讨论起今天的战斗。  「经过上次的偷袭,蒙古军近期内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动作,但是也绝不能掉以轻心,我们要时刻保持警惕。」郭靖说道。  下方一个将军说道:「话虽如此,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我们的士兵天天紧绷着一根神经,如此下去,恐怕还没打仗,他们自己就垮了!」旁边的武将和文官都点头称是。  「确实如此,等待恐惧的来临才是最恐惧的,也是最折磨人的,我已经派出几路斥候到前方打探,一有动静,我们会马上知道,提前做好准备。守城的士兵在晚间轮换时间缩短,保持他们的警惕心。」黄蓉说道,「另外上次新招募的士兵也要加紧训练,他们没有上过战场,没有见过鲜血。在战斗中,只会是无辜的伤亡。」  她清婉动人、黄莺出谷的话音刚落,吕文德立马称赞:「黄女侠不愧为女诸葛,我等佩服。」  其中的武将更是应道:「我等马上回去训练新军,绝对会让他们在下次战斗来临之前脱胎换骨。」  「好吧,事不宜迟,各位将军辛苦了。」  「我等告辞!」大家见没什么事纷纷离场。  几个武将更是直奔军校场。  「今天开始,可要好好训练上次的新兵,到时在战场上被吓的尿裤子,可丢尽了我大宋的脸面,恩,就双倍训练吧!」  军校场的小五子右眼皮一跳,「这是桃花运还是蒙古人又打过来了呢?」他喃喃自语道。  黄蓉夫妇离开了议事厅,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黄蓉握住郭靖的手:「靖哥哥,这几天你都忙瘦了,千万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黄蓉见丈夫略显憔悴的脸情深的道。  「蓉儿,还好有你陪在我身边,为我出谋划策,不然为夫可是守不住襄阳城啊。」  「可是,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吧,只要问心无愧就好。」「上次蒙古人的偷袭让我总是有点不安。」黄蓉依偎在郭靖的胸口道。  「怎么了?」郭靖向来粗枝大叶,他可不愿想其中的弯弯绕绕。  「可能是我多想了吧!蒙古人刚好趁我方轮岗的时候偷袭,还挑了守卫最薄弱的地方。」  「你是说有人泄露了我们的布防机密?」郭靖毕竟不是傻子,听黄蓉这么一说,他顿时反应过来,「不行,我现在得把他们都叫回来,大家仔细商量应对之策。」  「靖哥哥,这只是我一个人的猜测,你总不能凭着这个去和他们说吧。再说了,万一是真的,我们反而打草惊蛇了,还是让我仔细想想办法吧!」「蓉儿,你肯定会有办法的,那我就不担心了。看见你事事亲为,我突然想和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你不是说要训练新兵吗。现在襄阳百姓都以我们为首。我自然是要作为榜样。况且,我们现在有了武穆遗书。其中的排兵布阵刚好派上大用场。只是其中的内容在我这愚笨的脑袋看来,真是晦涩难懂,所以几天之后想找个清净之所好好研究一下。」  「那你想找哪个清净之地呢?」  「这里肯定不行,虽说旁人不会来。但我们家那个小魔女肯定不会让我安静的。想来想去,就去城北的峡山脚下吧。」  「那里确实是个好去处,清净幽凉。平时没什么人去打扰你,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蓉儿,平时就是你一直在我身边出谋划策。我感觉自己现在都不能正常思量事情了。所以这次我打算自己一个人去。如果实在有弄不懂的地方,到时你再帮我解疑答惑吧。」  「恩,那靖哥哥你要注意保重身体。」黄蓉温柔的说道。听见丈夫如此说,她就打消了同去的念头。只是她全然没有看到丈夫眼中的那一丝被火热取代的愧疚。

  「蓉儿,我们可能要隔几个月不能相见了。现在就让我们夫妻好好亲热一番吧。」  说着对着娇艳欲滴的红唇吻了上去。舌头不住在妻子的空腔内搅动,吮吸着她的琼浆玉液。黄蓉被他吻得意乱情迷,双手推开丈夫,脸红说道:「靖哥哥,现在还是白天,人来人往的,被人看到可怎么办?」「放心,不会有人来的,我们家的那两个调皮鬼和破虏早就不知道溜到哪里去玩了。今天议事也已结束,那些将军和官员不会再找我们的。婢女也被我支开了,这几天把我憋得真难受,我现在已经忍不了了,好蓉儿,给我吧。你看它也忍不住了。」说完抓住黄蓉的手按向裤裆处。  感受到丈夫那里的变故,黄蓉连忙把手收回,一张俏脸泛起了绯红。  「你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亲了,怎么还这么害羞!」郭靖说着又朝着香唇吻了下去,另一只手抓住妻子的柔荑按向下体。  黄蓉见丈夫的坚持,终于不再反对。和丈夫唇齿相接,手上也解开丈夫的腰带,探进去上下抚摸着丈夫的阳根。她能感受到上面的热度和尺寸,这不禁让她脸颊一红。郭靖见她如此娇羞的模样,忍不住开始脱衣服。  一会儿,就赤身裸露了。黄蓉看见丈夫全裸的身躯,顿时轻嗯一声,把头埋进丈夫的胸口,不像是一个母亲,更像是一个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郭靖见此,只能把她横抱而起,向他们的床上走去。  把黄蓉放到床上,他开始为她宽衣解带,一边含住她的绛唇。  最后,两人终于赤裸相对。只见黄蓉肌肤胜雪,一对傲人的洁白双峰挺立在胸口,它不只是大,而且又圆又丰润,没有丝毫下垂的痕迹,两粒粉红的乳头矗立其上。  平坦光滑的小腹没有一丝松弛,闪着象牙般的光泽。  牝户私处丛林茂密繁盛,会阴及肛菊,没有丝毫杂乱的毛发。两片饱满粉嫩的肉唇中间是一条细缝。  整具身体没有丝毫伤痕裂缝,一切是那么浑然天成,就像是上天用心制作的玉人。  郭靖看到这,不禁有些呆了。他不住的感叹道:「蓉儿,你真美。」「哪有。」黄蓉含娇细语说道,嘴上虽是如此说,但听得丈夫的甜言,也是一阵喜悦。  郭靖看着那对饱满的双峰,双手各握一只,一大片乳肉从手掌上滑落出来。  郭靖只觉得手上说不出的柔腻滑爽,弹挺饱满,放到鼻子下一闻,还有阵阵乳香。「那晚过儿是不是也是如此握着这对硕大的玉乳呢。」想到这对本该属于自己一人的珍品在别人手上把玩,郭靖气从心来。掌着双乳的手狠狠的揉捏起来,上面顿时淤痕条条。  「靖哥哥,好痛轻一点。」语气里有着一丝责备。  「啊……哦我看到蓉儿这么美,一下子没忍住,蓉儿你痛吗?」「没有,你等下轻点就是了。」  黄蓉只觉得近两个月靖哥哥有点奇怪,以前对自己百般温柔的他,在床上老是失控,不会在意自己的感受,整个人变得野蛮粗暴,横冲直撞。  黄蓉好几次想问,却又把话憋回了肚里,只得把原因归于近期丈夫的压力过大,情不自禁的要发泄出来。  「靖哥哥,我可以了。」  郭靖见此,爬到黄蓉的身上,用手扶住阳根,抵住那微微湿润的花源,在穴口研磨几下,慢慢撑开肉缝插了进去。里面如此温暖、紧致,前进的肉茎仿佛遇到了阻力般停滞不前。  郭靖不得不加大力气,逐渐深入,在深入的过程中,那紧蹙的嫩肉紧紧包裹住肉茎,不断的挤压和吮吸,实在想不到这是生过三个孩子的蜜穴。终于插到了尽头,郭靖松了一口气,刚才艰难的前进差点让他缴械投降,于是立马停下不敢抽动。  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抽插起来。每一次抽插,郭靖就觉得里面有股吸力,让他快感连连。黄蓉阴道慢慢适应了体内的男根,不断分泌出滑润的液体。黄蓉被丈夫的肉茎插入,也是舒服异常。只觉得下身充实异常,自己的牝户私处春水逐渐渗出。  「啊,好舒服,酥麻到心坎里去了。」阴道内紧束的温香软肉把丈夫的肉茎紧紧包裹。每一次的抽擦龟头刮过自己的肉避,不停的快感就让她一阵阵轻搐。  郭靖逐渐加大力气,湿滑的甬道已经不像之前紧闭。「噗嗤,噗嗤!」只听见水声开始响起。  黄蓉顿时脸蛋羞的通红,可是那声音还是一阵阵传到耳朵。郭靖的屁股不停的耸动,一双大手按在了黄蓉的双峰之上,不停的逗弄那两颗已经殷红、挺立的乳头。快感不停的从下身、乳房传到大脑。让她一阵阵颤栗。她不由紧咬贝齿,可是那细细的低吟声还是不断传出。

  郭靖听道,下身耸动的更快,他低下头吻住妻子的耳根,还时不时轻咬。  「蓉儿,舒服吗?」  「恩,靖哥哥,好舒服。」  「你的过儿是不是也让你这样舒服。」  郭靖念及此处不禁更加用力,每次肉茎都是狠狠的顶到底,手上握住乳房的力气逐渐加大,更是咬住耳垂不放。黄蓉三面受敌,耳边传来撕痒摩擦的快感,身体的浴火也逐渐被点燃,体温慢慢升高,身体泛着淡红。  郭靖下身狠命的抽插起来,每次阴茎都是退到穴口,再狠狠的破门而入。感受着丈夫粗蛮的撞击,黄蓉气喘连连。  「不要……不要这么用力。」  郭靖仿若未闻般,还是用力的冲击着黄蓉的花房,就像一头被情欲支配的野兽,只想狠狠征服身下的雌兽,确立自己至高无上的地位,宣布身下雌兽归属于自己。  「轻点……好痛……靖哥哥轻点……蓉儿好难受。」想象着妻子在杨过胯下的娇柔婉啼,双目赤红,怒血上涌,哪里听得进娇妻的哀求。只是不要命的退出阳根再狠狠而入,力猛且迅捷。「啪啪!」肉体撞击声在房间响个不停,听得黄蓉面红耳赤。  两人腿根交合处已是一片狼藉,白白的泛着一层细小的泡沫。黄蓉娇嫩的阴唇已经微微红肿,可见刚才郭靖的冲击之大,用力之猛。  黄蓉正忍受着丈夫强有力冲击,以前丈夫的温柔,现在的狂野,让她体味到了另一番滋味。  湿润的下身被阳根撞得一开一合,汁水滴溅,打湿了两人的下身,黄蓉的下身芳草贴在穴口,更显油光发亮。  不多时,郭靖快感已至顶峰,再也控制不住,最后努力冲刺了几下,用尽全身力气完成最后一击,阳根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刺入黄蓉的花房,颤抖跳动,马眼大张,阳精一股股喷射而出。  有点迷离的黄蓉感觉到体内的阳根跳动发颤,知道这是丈夫发射的前兆,可是自己却还是没有得到满足,不上不下。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挺起下身,接受丈夫阳精的冲洗。  黄蓉感到下身一阵火热的液体浇在自己的滑嫩私处,烫得她微微打了个颤,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体内堆积宣泄不出,让她甚是难闷,花心深处空虚袭来,瘙痒感更甚。  郭靖缓缓退出阳根,刚才还怒挺昂首现在已是萎靡耷拉,油光闪亮,沾满了男性和女子交合的液体。隔了一会儿,黄蓉娇嫩的花房慢慢流出白浊的阳精,停在一开一合的粉红穴口,甚是诱人。  黄蓉眼里闪过一丝失落,每次都是有种吊在半空的感觉,瘙痒难耐。每次要达到更高快感的时候,丈夫都力有不逮,不能将她送至云端。她虽然没有真正泄身过一次,但新婚时也看过几本房中书。上面说女子泄身时会欲仙欲死,浆水横流。  她随手拿着衣物抹擦了几下下身,便下床去穿衣物,浑身湿漉漉、黏糊糊的感觉让她很难受。所以就打算去冲洗一番。  这也是她每次和丈夫行房后必做的事。  「靖哥哥,我先去洗下身子,你歇会吧。」  郭靖轻嗯一声表示知道,他看出黄蓉眼里的失落。他也不明白为何每次和妻子行房自己都是这么快速缴械射精。他和妻子行房时已经运起内力,虽然没有什么技巧,但是他内功深厚,一轮猛烈抽插下来也可以持续蛮久。用在那个女子身上让她泄了又泄,大呼不要、爽死了之类的话语。只是在妻子这里,坚持不过几下,便喷射而出。  「难道就是这样,蓉儿欲求不满才去勾搭过儿,可是过儿论内力绝没有自己深厚,还是过儿的阳物过于粗大或是胜在床第技巧。」郭靖不由如此想到。  完事后的两人各自怀着心思,也就不再言语。  黄蓉穿好衣服,便往门口而去。刚才擦拭过得阴穴又慢慢流出一股粘液,黄蓉不安的夹紧下身,两条腿轻微摩擦向门口走去。刚穿上的亵裤被下身流出的阳精打湿、渗出并滴落在地。  下身黏糊糊一片,被打湿的耻毛粘在花唇两侧。走动间有几根竟摩擦至阴唇之内,一走就拉扯着下身。拉扯之下,轻微疼痛间又夹杂着些许欢快。  黄蓉想探出手捋出那几根罪魁祸首,但一想到此举看起来是自渎一般,怕被郭靖看到,甚是不雅,也只的打消此种念头。  她走至门口,拉开门便直奔浴堂而且。想到自己此时的羞态,就想尽快到浴堂,好解除让自己陷入尴尬不已的状况。但走的一快,下身拉扯更加剧烈,让黄蓉大腿发软,差点站立不住,慌得她立马扶住墙壁。最后只得一步步捱着墙壁向浴堂走去。

  黄蓉从未感觉走路是如此艰难,就好像有只小手时刻不停拉扯自己的下身,酥酥麻麻,让她心慌意乱。  从房间至浴堂竟走了好几分钟。黄蓉此时已是有些气喘,脸色升起红晕,眼神些许涣散。身体里更是涌起一阵热浪,烫灼着五脏六腑,连吐出的气息都带着一丝热气。  黄蓉浑身燥热,难受至极。她连忙将池子放好水,脱下衣物,躺了进去。  那冰凉的浴水让黄蓉大感舒服,脑袋也不由清醒了几分,但身体里面那把火不仅没有熄灭,反而受外面冷水刺激燃烧的更加起劲。  两相对比之下。外冷内热,炙烤着她的身体。  黄蓉开始地清洗着自己的胴体各处。浴巾虽然软绵滑腻,但黄蓉的身体更加滑腻,仍是在自己一身柔肌嫩肤上磨擦出了一片片妖娆桃红。  黄蓉浑身都是汗,所以这次洗浴从头洗到脚。刚才交合处更是要仔细清洗,但手一触及阴唇时,黄蓉浑身便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  「怎么……会这样,以前也洗过下身,为什么这次一碰之下就会有……有那种羞人……的感觉。」  黄蓉不得而解,以前也是和丈夫行房后,冲洗下身,但那时只是洗阴姿态让自己感到不堪,但绝没有今日这般,一碰之下就有这般强烈的感觉。  黄蓉自是不知,这次和丈夫行房。郭靖每次都是狠命粗暴,自比以前温柔刺的更加深入。以前没有达到的地方也被丈夫多多开垦出了一点,快感较以前更加强烈。而且耻毛卡在阴唇里,从房间到这里,不断拉扯之下,快感也就和刚才行房的快感叠加在了一起,就仿佛此次行房的时间比以前长了一倍。  快感累积的程度也比以前更加高,达到了黄蓉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但好像还差那么一丝,自己的身体里面的浴火才能宣泄而出。  下身越来越强烈的空虚瘙痒不停冲击着黄蓉的大脑,引导着她的右手颤巍巍的往胯下伸去。碰到阴唇,快感更是强烈。  「呜……好……好难堪……好羞耻……可是又有舒服的感觉……」黄蓉知道她的右手只需要轻轻一捅一插,纤纤的玉指头就会如怨妇自淫般插入她的牝户私处。  但深受礼法约束的她怎么也不敢作此淫行。浑身燥热让她不安地扭动着,玲珑浮凸的娇躯就如水蛇一样在木桶里曼妙地摇摆不停。丰硕浑圆的双乳在水面上载浮载沉,盈盈一握的纤腰在水中如杨柳摆动,牝户萋萋芳草像海藻般在水中随波流动。那自然流露的媚态让人浮想联翩。那沉重的呼吸声和池子里内的水声奏成了微妙的乐曲,令这幅美人洗浴图更增诱惑。  「好难受……好热……」  「插进去……插进去就能……缓解体内的欲望了……」「不行,你怎能不顾礼法传统!那样便和那些荡妇自渎般无异了……」「就一下……一下就好……」  天人交战的黄蓉脑海里两种声音不停响起。  「这里没人看得见……快插进去……插进去身体就凉下来了……」「蓉儿不可以你怎么能被区区欲望降服……」  贞心未泯的黄蓉虽努力地约束着自己不要做出下流之事,根本无法理解此时身体内的微妙反应。此刻黄蓉芳心絮乱,此时内心就如木桶里的水一样,波澜暗涌、难以平静。  身体里欲望的声音越来越强烈,脑海里不停响着:「插进去插进去……」「就一下一下就好……」黄蓉轻声对自己说。  那在牝户外徘徊不定的手受到大脑的指控,终究还是插进了那风光迷人的私处。  「哦……」一声低沉的呻吟从黄蓉樱唇中蹦出,首次用手指插入自己的娇嫩阴部,那滋味难以用笔墨形容,是黄蓉从未经历过的怪异感觉。黄蓉只觉自己甬道内的娇嫰肌肤犹如一片春泥沼泽,又湿又热、又绵又软,手指刚一插入便被层层褶肉紧紧地裹着。  「想不到……我……真的……真的……做了……做了这么羞耻的动作,简直和……自渎一样……」强烈的羞耻愧疚令黄蓉满脸绯红,就连本来那娇嫩柔滑的肌肤,此刻都已泛起了鸡皮疙瘩。毕竟这是黄蓉首次伸指插入自己的阴穴内,虽然那房中书上有妇人自抚的描述,但她内心一直觉得妇人那样做,比勾栏妓女还要低贱。  可是今天,一向高傲的她竟然做了她以前深深不齿的事。  黄蓉悄悄地低垂臻首,透过水面上的阵阵涟漪,她看到了一幅让她羞煞的情景。只见自己的手指正淫靡地插入了自己双脚的尽头。食、中二指尽根没入,只剩下拇指、无名指和尾指留在玉门外,但它们也暧昧地被那如萋萋芳草般的耻毛所包围遮盖。黄蓉白晢修长的玉掌竟有一半看不见了,素手与下身邪恶地纠缠在一起,此情此景实令黄蓉感到又羞又躁!

  当那尖长的手指头重重戳地在绵软的内阴上时,这淫乱下流的动作不但立刻舒缓了麻痒,还为黄蓉带来疑似性欢的甜美快感。她光滑平坦的小腹如像波浪般一阵起伏,修长有力的双腿也如像树摇般轻轻晃动,她的美眸里满载着陶醉、刚刚的娇喘叹息也没了,整个人像是不受驾驭地迷失在那一插之下,连呼吸也忘记了。  黄蓉抑着火红的俏脸、眯着那朦胧的凤眼,那首次探入肉洞的小手正在犹豫着,不知道是否应向更深处摸索探察。  「怎么感觉……感觉怪怪的……那里的……肉……又湿又热,好像要把手指融化了……」那如白藕般的手臂小心翼翼地摇曳着,唯恐动作稍大也会引来身体羞耻的反应。  但本就无此经验的黄蓉动作无疑是生涩的,当修长的指甲不小心地括在内阴柔软的肌肤上时,黄蓉的身躯顿时像被电击一样哆嗦颤抖起来,弄皱了池子内的一池春水。此变本加厉的颤抖感觉令她感到又麻又痒、又酸又软,还令她有了一股难以启齿的冲动!一股想去抓、想去搔的冲动!  「不行,说好就一下的,快拔出来,蓉儿不能再错下去了……」黄蓉春水盈盈的媚眼看着自己的手指从小穴内缓缓拉出,一股空虚渴望、依依不舍的感觉立时充斥着她的身体和心灵。刚刚的销魂快感如流星般转瞬即逝,失去了食、中二指的淫穴更盈空虚,欲求不满的焦躁感卷席黄蓉的身心。  「好像比刚才更热了更痒了……」  「那就再去插一次……」  「可是……可是说好……只能弄一次的……」  「那只是你自己慰藉的理由罢了,插一次和两次有什么不一样呢……」「可是……可是……」  「别再控制自己了,你自己不是也非常想要吗快点再插进去……」只见刚才被丈夫大力蹂躏的阴唇此刻仍然得红肿未消,如春葱般的手指和牝户间挂着一线银丝,在微弱烛光下闪耀着淫靡之光。而自己那只跃跃欲试、徘徊在玉门前的素手,只想再次贪婪地插入那肉洞里寻幽探径、放纵行淫。  「再插一次……再插一次……我就不会再弄了……」像是给自己下了保证一般,黄蓉的两根手指又一次全根没入那娇嫩的牝户花房。受到侵犯的私处嫩肉立马围拢上来,阴穴内壁还不住地吮吸蠕动,紧紧的夹着手指,仿佛再也不愿放这入侵之物出去。  这次感觉比上次更甚,手指拔出的过程中刮过腔壁,黄蓉感觉有什么东西顺着手指流了下来。  「快到了……快到了……」  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袭上黄蓉心头,好像就是她找寻已久的快感。就像是久困在黑暗里的人,看到一丝亮光,那里就是要找寻的出口。  「再插一下……你就可以感受你以前从未有过的快感……」这句话不停蛊惑着黄蓉,迷迷糊糊的她又把那拔出的手指插了进去。  已经不需要再教,黄蓉自己不停拔出手指又插入。「咕叽咕叽!」响声在下身不停响起。  黄蓉已经看到出口了,她再插了一次,体内困堵已久的浴火终于化作浆水喷涌而出。  「啊!」娇媚至极的声音吐出檀口,黄蓉脖子向上高高昂起,露出颀长白皙的玉颈,身子僵直,脚尖紧绷。隔了几下才瘫软下来,只是身躯还时不时轻微颤抖。  隔了半刻钟左右,黄蓉才从刚才泄身中清醒过来。她一方面为控制不住自己的举动而懊恼,也为刚才泄身的快感而欢愉。  她呆坐了一会儿,整理好衣物,离开了浴房。沿着回廊向自己房间走去。距门口不远的窗户墙上挂着几丝粘液吸引了黄蓉的注意。  她走过去,用手刮下一丝,黏黏的带点腥臭。身为妇人的她马上知道这是男子的阳精,但男性精华怎么会喷在这里。  「难道……难道自己的自渎淫行被人看到了……」黄蓉想到这,花容失色。  「靖哥哥,不会是他,靖哥哥不会行此偷窥之事。」「除了靖哥哥,还会有谁?难道是府外的人,可是今天议事已经把要说的事已经说完了,他们不会再折返而回的。」  「其他人也不会无缘无故走到这里来,那还会是谁。整个郭府除了靖哥哥就没有别的男人了。」  「等等,男子……难道是……啊?」黄蓉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结果。  黄蓉被自己的想法惊住了,美目大张,樱唇不由失声啊的一下叫了出来。  「好羞人……他怎能这般无礼!竟然偷看我浴身,自己刚才那淫靡不堪的一幕一定被他瞧去了……真是真是……好羞人,他会怎么看我呢?他会以为我是个贪淫好欲的女子吗……」

  黄蓉想想要和丈夫分别几个月,软下心来,只得轻点臻首,答应了他。  郭靖脱下了两人的衣物,赤裸而对。郭靖双手握住黄蓉的玉乳,嘴就靠了上去。  「靖哥哥,别用嘴,出了汗那里脏。」  「不仅……不脏还……很香呢!」郭靖嘴里喊着乳肉,含糊不清的说道本就滑腻的双乳因为汗液更添腻感,还隐隐散发着乳香,吃的郭靖满口称赞。  看到妻子的绝美丰腴的胴体,郭靖也是难忍,马上提枪上阵。  甫一插入,本就因练功气喘的黄蓉气息更加紊乱,嘴里呼出一口口喷香的热气,打在郭靖的脸上。  郭靖双手抱住黄蓉的丰臀,一次又一次快速的进出于黄蓉的牝户蜜穴。黄蓉也是樱唇半张,吐出灼热的呻吟。  像是不经意划过臀部,郭靖的手来到了黄蓉的菊穴处。  「蓉儿我们今天来玩下这里怎么样?」  「啊,哪里?」黄蓉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就是这里,你的菊穴。」边说还边用手摸了一下菊口。  「不要!」黄蓉推开郭靖,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靖哥哥,你这两个月来好奇怪,在床上不理人家的感受,还说要……要蓉儿的那里。」说着嘤嘤啜泣起来。  郭靖立马安慰道:「蓉儿我错了,我是看了那种书,有些好奇,你能别怪我吗。这几个月忙的焦头烂额,还要和你分别几个月,我……我有点气闷。」「好,那你不能再有那样的心思。」  「好,为夫错了,再也不敢了。」郭靖本还想让着绝美娇妻帮自己吞吐下阳根,想到那畅快淋漓的感受,浑身一阵酥麻。但看来根本没指望,说出来还不知道黄蓉会如何看他。  他知道这种事不能急于一时,要慢慢改变妻子的观念,让她逐渐放开,以后或许就能享受到妻子销魂的淫技了。  所以只得暂时压下那种念头,专心挺动下身。  「蓉儿,我没力气了,你能坐到我上面来吗?」「靖哥哥,你是不是又打什么坏主意,这可不像你。」「好蓉儿,真的没骗你,今天好像浑身使不上劲。」「是不是病了,要不要去看郎中?」  「看到你就好了那会得什么病。」  「靖哥哥油嘴滑舌哦。」  郭靖躺到床上,对黄蓉招手,「蓉儿,快到我上面来。」「不要,那样好羞人!」  「你偷汉子的时候就不羞人了。」郭靖暗暗想到,可是万不敢说出来。  「蓉儿,我们要隔这么久才能见面,晚上就好好的玩一次吧。」「可是人家真的不想那样做嘛。」  「那样也好舒服,来相信我。」  黄蓉好像想到了什么,媚眼一转,答应了他。  「来,用手扶着它,在坐下去。」  黄蓉媚眼传波,娇嗯一声,爬到郭靖胯部,背对着他,脸向房门,双手扶着阳根。她慢慢坐了下去,弄到一半,她就娇喘不已,好像全身失去了力气。  郭靖看见黄蓉的娇媚模样,脑中又浮现着两个月前的那一晚,气血上涌,一次次用力的把肉茎顶到深处。  虽然和妻子行过过多次房,郭靖不得不承认妻子牝户的紧致,每次插进退出都要倒吸口气。  「蓉儿,我要射了。」  郭靖急速抽插了几下,阳根死死抵住黄蓉的蜜穴,不住的跳动,一股股火热的男性精华冲击进黄蓉的阴道深处。黄蓉也静静的接纳丈夫的阳精,结束了这场肉宴,黄蓉逐渐从刚才有点淫乱之镜中清醒过来。  只是这时她分明瞧见一道身影在房门之外,她惊呼一声:「虏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228

帖子

386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8
发表于 2019-11-16 00: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228

帖子

386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8
发表于 2019-12-24 05:5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228

帖子

386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8
发表于 2020-1-15 20:4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杏社区论坛

GMT+8, 2020-5-30 01:18 , Processed in 0.068804 second(s), 13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红杏社区论坛 与我们联络: moonvip888@gmail.com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