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晚霞 雪山 粉色心情 伦敦 花卉 绿野仙踪 加州 白云 星空 薰衣草 城市 简约黑色 简约米色 龙珠
红杏社区论坛
视频
视频
图片
图片
小说
小说
下载
下载
回复 2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6105

活跃会员荣誉管理

淫幻三国 (二、妖兽逞凶)[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8 15: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皇甫月莲步轻移,被二宫主瑶杏牵着手儿,一同登上厢车。  厢车内部颇为宽敞,布置得十分典雅,厢身更是用一种叫不出名字,但能散发木香的沉木制造,该是造价不菲。便是望族出身的皇甫月,家中亦不曾有如此豪华的车子。  这时,但见厢车内,大宫主瑶媚忽然摘下面上的白纱,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绝美面容。但见瑶媚的容颜,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柔媚气质,一双凤目更仿佛能勾去人的魂魄。  二宫主瑶杏同样摘下面纱,她的容貌之美,绝不下于其姐,但她给人的印象是文静娴淑,气质端庄,典型的大家闺秀风格。  两女各具千秋的姿容与气质,看得皇甫月都移不开眼睛。  「两位姐姐长得真美。」  瑶媚掩嘴轻笑道:「月儿妹妹小嘴真甜,真讨姐姐喜欢。」瑶杏则是矜持微笑,拉着皇甫月的手儿,道:「月儿妹妹长得也很漂亮。」三女闲聊了一会,瑶媚忽然道:「月儿妹妹,你当真要跟随我们,离开中原,前往夷洲?」  瑶杏同样道:「是呀,月儿妹妹,前往夷洲,下一次再回中原,也不知是何年何月。虽然我们之前亦有打算,想邀你加入我们夕瑶宫,但这事讲的是你情我愿,你当真要考虑清楚。」  「方才月儿险受贼人所辱,早已心存死志,能得两位姐姐相救,月儿便已欠下两姐妹妹恩情。方才媚姐姐暗中传音与我,邀我加入夕瑶宫,月儿方知两位姐姐深怀高绝武功,能跟随两位姐姐,月儿心中只有欢喜。」原来,刚才救下方子玉和皇甫月两人后,瑶媚直觉皇甫月的举动,一直在刻意回避她丈夫。她仔细观察片刻,望见方子玉下身一处湿渍,心中顿时了然。这美人儿定与大多女子相同,崇拜的是英雄了得,不世男儿,像这般银枪蜡头,中看不中用的丈夫,欢喜才怪。  因此,她便暗中传音告诉皇甫月,她的师尊是当世不世高手,目下欲收一位徒儿,皇甫月的资质最是符合。只要她愿意,便可与车队一道前往夷洲夕瑶宫。  如她所料,皇甫月答应下来,这让瑶媚极为欢喜。  瑶媚见皇甫月说话间,眉目掠过一丝黯然,道:「月儿是否想起你那位夫君呢?」  皇甫月却是道:「月儿有些心慌,当日未成婚时,月儿见夫君模样英俊,已对他芳心暗许。得知他上门提亲时,心中更是欢喜。谁知今日逃亡于此,夫君竟被贼人吓至丑态百出,不知为何,月儿很想气他一气。夫君方才离开时,显是内心气愤,月儿不由得有些后悔,这般舍下他,终究不对。」瑶杏听完,道:「方才上车之前,我已另遣一名护卫,带上一套新衣裳去交给月儿的夫君,并让护卫告诉他夕瑶宫所在的方位。如若他有情于你,日后必会前来相见。」  「那真是谢谢杏姐姐了。」  瑶媚却是望着皇甫月,眼带笑意道:「杏妹真乃多此一举,先不说我宫内男派弟子之中,武功相貌出众者不乏其人。这些年,那些冲着我宫美女而来的中原世家子弟,哪一个不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此番月儿前去,见过这些翩翩公子,日后哪还需要什么夫君。」  皇甫月听得脸都红起来,垂首嗔道:「姐姐说的是哪儿话,别忘了,月儿已是有夫之妇。」  瑶媚笑吟吟看着她:「月儿这话有不实之处,你俩虽有夫妻之名,却未有夫妻之实,姐姐说得对吗?况且,我夕瑶宫自建宫以来,便是女尊男卑,只要是宫主亲传女弟子,便可随意挑选男人,即使是来宾也不能逾越此宫规。如无意外,不久后,你将成为我宫的三宫主,除师尊外没有谁可以限制你。」皇甫月听得目瞪口呆,同时,瑶媚的话,让她不由得对夕瑶宫充满了期待,让她砰然心动。  另一边,负气而走的方子玉,策入竹林时,身后三骑一直紧跟其后。  策了一会,气逐渐消了,方子玉又感到后悔起来。方才对话间,碍于周围众人的目光,方子玉一直没有开口询问这夕瑶宫的地址。现下好了,想回头询问更拉不下脸面。  这时,只见后方竹林追来一骑,看其装束,是跟随车队的一众护卫之一。  方子玉放慢了马步,等待来人。  「公子请留步,二宫主叮嘱小人,给公子带一副新衣裳,同时让小人给公子带句话。」  方子玉道:「请说。」  来人先将手中的包袱递给方子玉,这才道:「二宫主想告诉公子,夷洲位于东海,我宫座落的地方在夷洲西北部的蓬莱仙山上,公子日后想见皇甫姑娘,可从建安郡乘船东渡。」

  方子玉一听,不禁精神一振,心情登时不同。  拿着手上的包袱,方子玉对那位优雅文静的二宫主,好感大増。  「请帮我多谢二宫主。」  来人走后,方子玉内心暗道,月儿该只是一时生气,事后气消,便请那位二宫主送来包袱,并告知夕瑶宫位于什么地方。这般看来,只要我到时前往夕瑶宫,便可把月儿接回来。不过,今日出了这么大的丑,皆因爹爹看不起武人,自小不许我学武,如今爹爹过身,此番去洛阳,我定当努力习武,改变月儿对我的印象。  方子玉不禁暗暗下定决心。  夕瑶宫派来的三名护卫虽都很年轻,三人都才二十多岁,但武功均属一流,其中领头的更是识途老马。沿途专往小道前行,避开官道,一到集镇,便打听附近城市消息,以判断前行路线,看得方子玉眼界大开。  不知不觉间,方子玉已跟着三人走了一个多月,         距离洛阳的路程越来越近。  这一个多月的行程里,到处可见黄巾军的身影。每一次,他们一行均想方设法避开黄巾军,偶尔遇到零星小队,只要人数不过十几二十,当不是夕瑶宫这三名青年护卫的对手。  由于长时间坐在马背,方子玉大腿两侧都磨起了泡,伤了愈合,愈合又伤,他硬是咬紧牙关,从未喊过半声,为的便是不落下。  三名护卫对此均看在眼里,渐渐地,三人收起了起初鄙夷的心态。这段时间接触下来,三人倒是发觉,方子玉虽手无缚鸡之力,但知书达礼,对三人亦十分尊敬,敢于不耻下问,事实上很好相处。  于是没多久,三护卫与他相处得十分和睦。  这天,四人来到了义阳,为避开暴乱的黄巾军,三护卫领头的许河,知道有一条捷径,可绕过黄巾军主力,但需要绕过鸡公山。  许河是识途老马,曾随宫中长老往来中原多次,方子玉自是信得过他,当下,四人便策马进了山。  进山没多久,许河便有些诧异。  「奇怪,山林间为何如此多迷雾,迷雾多于清晨出现,刻下已是午时,雾为何仍如此浓厚?」  另一护卫李亮,亦是皱眉不已:「雾气似乎越来越多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不对劲,不止雾气増多,大家听,山林间连一丝虫鸣鸟叫的声音都没有,静得可怕。」另一持双斧的护卫陈峰,也发觉不对。  方子玉忽然脸色一白,道:「我曾听人说,但凡高山幽海深处,常有妖兽栖身。每当妖兽现身之前,必生异象,会否……」方子玉话音刚落,三人脸色骤然一变。  妖兽,那是非人力可以战胜的异物,联想到眼前的情景,即便武功当属一流的许河,也不禁萌生退意。  李亮道:「退不得,如不走山道,便得遇上黄巾军。」他一语提醒了几人,没错,不走山道,便须与黄巾军相遇,那是有死无生。  但进山道,最起码,若眼前只是非寻常天象,几人当安然无忧。  「好,那就进山,大家提起精神,注意周遭。」四人各牵着马儿,小心翼翼地在山道上前行。  走了约半个时辰,浓雾退去少许,未见任何异象,几人都不由得松了一大口气。  「看来没事儿,白白吓唬了自己。」最在前头的陈峰,大大咧咧地把双斧放在一块大岩石上,「从清晨到现在没吃多少东西,肚子快饿扁了,先吃点干粮再赶路吧。」  几人早便饿了,于是,便各自挑个地方,坐着吃起干粮。  方子玉吃到一半,忽感有异,抬头一望,只见前方的浓雾里,隐约出现一道数丈长的朦影。  正吃着干糗的李亮,正好背着那朦影,其余的两人都低头吃着东西,也一时没有发现异常。方子玉只觉舌头差点打结,终于大叫一声:「李大哥,危险!」李亮愕然抬头,却见眼前忽然一黑,剧痛从脖子处传来,便再也没有知觉。  许河跟陈峰终觉有异,纷纷抬头,一看之下,不禁寒气直冒。  但见一条粗如水桶般的巨蛇,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李亮的半个身子吞进它的血盆大口之中。此蛇体长超过五丈,头部呈倒三角型,身上大部分呈银白色,另带有黑色的菱纹,尾部更分出四五道开叉,摆动之间,蛇鳞闪烁。  它虽吞食着一个人,但菱形的蛇眼,却是直勾勾地盯着不远处的三人,凶猛暴戾之气,迎面扑来。  大半个身子进了它的口中,李亮已经没有了半点气息。

  性格较为火爆的陈峰,见自小一块长大的同伴,眨眼间便丢了性命,当下火冒三丈,一时间忘了凶蛇的危险,手上狠狠向前一掷,巨斧脱手飞出,竟是主动向凶蛇发起攻击。  陈峰臂力惊人,是以他手上那把巨斧重逾三十斤,经他盛怒之力全力一掷,巨斧几乎便是眨眼便到。  然而却见凶蛇轻轻一闪,巨斧在毫厘之差劈了个落空。  同时凶蛇吐出了口中的李亮的尸身,凶戾的蛇瞳盯了陈峰一眼,后者整个身子顿时像被定住般,竟是动弹不得。  凶蛇的身影蓦地卷到他的身前。  另一边,许河与方子玉见陈峰竟僵在原地,不由纷纷大喝。  凶蛇张开尖利的獠牙,狠狠地扑咬在陈锋的脖子上,顿时鲜血四溅。  一击致命!  眨眼之间,凶蛇便夺走两名年轻高手的性命。  许河心神遭到重重打击,要知,三人能当选夕瑶宫护卫,无不是以一挡十的高手。放眼整个中原,能击败他们的人,或有不少,但绝没有人敢夸口一招必杀。  可是眼前这条凶蛇却办到了,且是在眨眼之间连杀两人!  方子玉更是难以置信,这一个多月来,他早已见识过三人高强的武艺,这一路上多得他们,方能平安无事。他从未想到,武功高强的陈锋和李亮,竟在一个照面便丧了命。  妖兽出世,今趟或许是在劫难逃了!  这个时候,许河仍不忘自身职责,一把抓起方子玉的衣领,掷上马背,同时手上长剑一刺,这匹早被凶蛇气息吓得不能动弹的马儿,立时吃痛,狂嘶一声,往原路发力狂奔。  与此同时,许河不敢有半刻停留,同样跃上另一匹马,长剑刚往马屁股刺去,忽然一蓬腥臭的液雾从后方喷洒过来。  「啊!」  许河一声惨叫,跌下马去。  只见他的衣物迅速腐烂,很快身体也开始大面积糜烂,他身下的马儿更惨,倾刻间已化作一滩血水。凶蛇喷来的毒液,竟这般可怕。  方子玉听到惨叫声,惊恐地回头一望,整个人差点掉下马去。  凶蛇毒杀了许河之后,竟片刻不留,朝他游行而来。  完了!  妖兽,那是只有最强大的英雄,方能抗衡的存在。  方子玉手无缚鸡之力,别说对抗,便是逃命也是奢望。  这时,由于是山路是下坡,马儿跑得太急,一个失蹄,方子玉整个人被抛到草丛之中,一身衣裳立时被割得破破烂烂,鲜血直流。  当他抬起头来时,只见凶蛇已到了十丈开外,凶戾的蛇瞳紧紧盯着自己,森然的气息迎面直扑。  当方子玉的目光接触到凶蛇的目光时,忽然间,他只觉浑身上下忽然变僵硬起来。他的眼中闪过绝望之色,方才明白,为何陈锋之前一动也不动,任由凶蛇扑杀,竟是因这妖物的眼睛,有使人不能动弹的邪力。  凶蛇已张开血盆大口,方子玉心叫我命休矣。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以迅若疾雷的速度,携惊人气势,从十余丈外破雾而来。  此人手上一柄银白长枪,后发先至,枪头狠狠钉中蛇头,整条凶蛇的身体竟被挫开十多丈。  凶蛇被枪头击中头侧,倒三角头处流下些许绿色血液,它竖直身体,菱形蛇瞳紧紧盯着来人,没有贸然进击,显是对来人极为忌惮。  方子玉见凶蛇正慢慢往后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它竟然退缩了!  这时,方子玉身前的布衣青年,背对着他,郎声道:「玄蛇,你作恶多端,我赵云今日必斩你之蛇头,以你玄蛇胆,淬我龙胆枪!小兄弟,此处十分危险,你必须赶紧离开。」  只见这赵云话音刚落,他的身影落在方子玉的眼中,陡然变得高大起来,紧接着,一股惊天气势从他身上迸发而出,且这股气势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强!  方圆三十丈之内的浓雾,竟只因他的气势,而被一扫而空。  下一刻,只见赵云一声大喝,他手上的龙胆枪已如长虹般出手了!  方子玉慌忙跑出了十几丈,便停下了脚步,骇然地望着山林中,正激烈搏斗的一人一兽。  但见那赵云,身形高拔,体态欣长健硕,面容虽说不上英俊,但却有一种儒俊的气质。他看上去不过二十六七岁,但武功之高,已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那玄蛇竟在他的攻势下,节节败退,不仅毒雾沾不了他半点身子,邪异的蛇瞳亦对赵云起不了任何作用。它那拥有千斤之力的身躯,硬碰硬,赵云竟也丝毫不惧。

  更可怕的是,赵云的气势,随着战斗越发激烈,仍不住地往上提升,仿佛永无止境。  方子玉从未有过一刻,像现在这般热血沸腾!  一蛇一人,斗了足足一个时辰,玄蛇的动作忽然一滞,赵云觅准时机,手中龙胆枪全力一挑,这一枪竟直接贯穿玄蛇的七寸。  玄蛇一声凄厉的惨嘶,蛇躯疯狂地扭动起来,赵云身形一退,任得它在地面上痛苦翻滚。  好一会,玄蛇方渐渐没了动作,失去生命迹象。  赵云讶然回头:「小兄弟,你为何不走?」  方子玉来到赵云身前,似下定很大决心,终鼓起勇气,下跪道:「恳请赵大哥收我为徒!」  赵云不答反问:「小兄弟为何想拜我为师?」  方子玉一咬牙,把自己家境惨变,后遇黄巾军,只自己懦弱无能,连娇妻亦无法保护的事,一一向赵云道来。  赵云听罢,却是道:「非是赵某不愿收方小弟为徒,只因乱世将至,赵某只愿向中原百姓贡献一份力量,实没有多余精力,收徒教导于你。」见方子玉失望之色不掩,赵云话风一转,道:「         不过,横竖我亦打算到洛阳,这段路上,我便教指点你一些修炼之法,能学多少便看小兄弟自己了。」赵云虽婉拒收他为徒,但肯答应指导,且与他同往洛阳,已教方子玉大喜过望。  当日,安葬好许河三人的尸身之后,赵云挑出了玄蛇胆,将蛇身焚毁,两人便在山上过夜。  赵云一边生篝火,一边与他讲解修习武功的基本要法。  待得方子玉有了基本的了解之后,赵云从怀中递给了一个小本子,道:「这是我家传的云龙心法,我六岁便开始修习,你拿去看看,有不明白的地方,随时可以问我。」  方子玉接过本子,借着篝火,细细详读起来。  云龙心法,是赵云家传心法,从赵云口中得知,他十三岁时,便已将心法炼至最高层次。之后七年时间,他更将心法进行完善,创出与心法相融的云龙身法,云龙枪法。  其中心法为基本功,身法与枪法必须有心法的支持,方能施展。心法共分十二篇,开头三篇为入门,第四至第八为进阶,最后的四篇方为大成。  令赵云没有想到的是,方子玉竟只花了五天,便练成了第一篇,生出微弱的内力。  赵云摇头叹道:「你是我见过的,最具潜质的武学奇材,你父亲禁你习武,实是大错特错之举。」  于是,赵云见他资质奇佳,便在教他心法的同时,也教他身法和枪法。  只是方子玉自幼过着世家公子的悠闲生活,虽已有一个多月时间的磨历,但体力仍很不足。赵云深知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便改由教他学习基本功,待得体力与耐力有了大幅改善,再慢慢教他身法枪法。  不知不觉间,方子玉跟在赵云身边,已有一个月时间。  这段时间,是他长这么大以来,过得最为充实的日子。  赵云性格随和,又英武过人,虽有绝世武功,却从不欺压弱小。对方子玉,亦十分照顾。  这天,两人路经一个无人小镇,见天色已黑,便借了一间屋子,作歇脚之用。  方子玉忽地想到,自己跟妻子分开已有两个多月时间,若无意外,她该已到了夷洲。  思念之意一起,便向赵云问道:「赵大哥,夕瑶宫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呢?」赵云正烤着一只野山鸡,闻声停下手上动作,道:「子玉为何忽然提起夕瑶宫呢?」  此前,方子玉有告知过赵云,他被黄巾贼围困时,被夕瑶宫的人救下,赵云也知道被玄蛇杀害的三人,是夕瑶宫的护卫。但过后,由于方子玉醉心于武功,没有再提起过,赵云亦没有当一回事,刻下方子玉忽然提起,令他有些诧异。  方子玉当下便把那天,夕瑶宫大宫主所说,只能分出三名护卫保护自己,而他的妻子则随夕瑶宫的人马前往夷洲的事情,详细地告诉赵云。  然而当他一说完,赵云当即脸色微变:「不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228

帖子

386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8
发表于 2019-12-24 05: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228

帖子

386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8
发表于 2020-1-15 20: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杏社区论坛

GMT+8, 2020-5-27 07:39 , Processed in 0.072109 second(s), 13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红杏社区论坛 与我们联络: moonvip888@gmail.com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