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晚霞 雪山 粉色心情 伦敦 花卉 绿野仙踪 加州 白云 星空 薰衣草 城市 简约黑色 简约米色 龙珠
红杏社区论坛
视频
视频
图片
图片
小说
小说
下载
下载
回复 2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6105

活跃会员荣誉管理

金陵城外秦淮春梦 (2)[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8 15:3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陵城自古繁华,为六朝古都,其中尤以风光迤逦,源远流长的十里秦淮闻名天下。秦淮河南北两岸酒肆茶楼林立,豪宅民舍广布,文人墨客、名伶歌女汇聚,盛名远扬。河面上骆绎不绝之贩运商船,四处飘零之胭脂画舫,纵横交错,令人眼花缭乱。早秋的午后细雨绵绵,断断续续。秦淮河南岸的浮生戏园中四处冷冷清清,唯有春秋阁中宾客云集,一位清瘦的说书先生神采飞扬,正在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地讲述那些快意恩仇的江湖事。他年约四十,满面风霜,其语音铿锵有力,抑扬顿挫,说的是绘声绘色,让人不觉有身临其境之感。  只见说书先生一摇手上竹板,发出了「咔嗒」一声,接着道:「话说去年春天,女侠方绯艳返回洛阳城,当时夕阳满天,小路上人烟稀少。在经过一片桃花林的时候,方女侠停下了脚步,那天满林的桃花开得极盛,在夕阳的反照下更是绚烂夺目,让她沉醉当场,不知归路。不知何时开始,她的身后多了一个高壮的黑衣人,一双贪婪的眼睛死死地盯在她动人的身躯上,馋涎欲滴。黑衣人好像不由自主,目光痴迷,正一步步地靠近她。由于他靠的太近,惊动了方女侠。  只见方女侠霍然转身,沉声喝问道:「你想做什么?「黑衣人置若罔闻,继续朝她走去,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语,却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方女侠大怒,一掌击向他的胸口,黑衣人立即飞了出去,摔落在地上,他竟然忘记了招架躲闪。  直到落地之后方才清醒过来,他汕汕一笑,起身抱拳道:「这位姑娘,请你不要生气,刚才我实在是情不自禁。「方女侠」哼「了一声,黑衣人紧接着说道:」  我叫燕归来,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方女侠冷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燕归来有些失望,低头想了想,道:」因为我想和姑娘交个朋友。」方女侠面若冰霜,瞪了他一眼道:「我没功夫和你罗嗦。「说完转身就走。燕归来见她说走就走,心中大急,忙伸手去拉,不想没拉住对方的手,只扯住了衣袖,此举令方女侠勃然大怒。她用力甩开了燕归来的大手,回身出掌向他攻了过去,决心好好教训这个无赖一番。燕归来无心与她动手,却又不得不还手,对方招法精奇,内功深厚,若是一味闪避,怕是要吃大亏。  方女侠一双纤纤玉手幻出万千影子,将对手深深迷惑,根本看不清方向。燕归来一时退了三步,想看清对方的手法再出手。方女侠见他退后,加紧攻势,步步紧逼,出掌越来越快,一阵阵香风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燕归来本来就处于劣势,如今一闻到美人幽香,忍不住神魂颠倒,脑子一片空白,早忘记了招架。方女侠怎肯放过这个机会,右拳早出,正中对方鼻梁。燕归来一阵剧痛,鼻血长流,狼狈得要命。但他心中不怒反喜,就在刚才,他又看到了美人勾魂的笑容。方女侠见一击即中,信心大增,玉手起处,又是一连串毫不留情的重手,打得燕归来眼冒金星,头晕目眩,仰天倒地。方女侠飞起玉足,用力踢了燕归来几脚,方才消了几分怒气,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不料刚走几步,忽听身后一声怪叫,一对有力的胳膊紧紧保住了她的双脚。  方女侠有些惊慌,急忙把功力运于脚上,把对方震开。燕归来被她的内功一震,疼得快要掉下眼泪来,但却横了心,死死抱紧不放。方女侠大怒,抽出腰间长剑反手刺去,这一刺绝不留情,已下了狠心取他性命。燕归来虽然混帐,但不是个傻子,为了保命,只好放开美人,就地一滚,躲过了要命的这一剑。方女侠本不是狠毒之人,方才一时之气才动了剑,如今见他闪开,也不再追击,展开轻功,一闪便出去数丈,向城门方向掠去。  燕归来见美人要走,急忙跃起,用尽全身之力翻了一个筋斗,落在了她的面前,再一次把她拦住。方女侠又急又气,只好挥动长剑,飞出一道道粉红色的剑光,想让对方知难而退。燕归来知道方女侠武功高强,不动兵刃绝难拿下,便咬牙拨出了一柄黑色的长剑,此剑剑身极宽,而且很长,看起来霸气十足,很像古时帝王所配之剑,只是没有任何装饰,质地普通,只是一把寻常的青钢剑。但饶是如此,燕归来剑一在手之后,整个人变得信心十足,随心挥洒之间,极具威力,转眼间便占了上风。两人你来我往,又拆了数十招,忽听方女侠一声尖叫,只见她的爱剑脱手向一旁飞出,去势奇快,竟然飞出老远。燕归来哈哈大笑,也不占她便宜,将自己的剑反手插入地上,展开魔掌,伸向方女侠。之前他一直不想和她动手,直到此刻,方才显出江湖好汉的本色,举手投足之间,尽是绝妙的招数,方女侠如何能够抵挡?

  两人斗了片刻,已见高低。方女侠功夫虽好,比之燕归来却逊了一筹,若非他有意相让,此刻早已落败。方女侠心中焦急万分,这个燕归来一看就是个色鬼,如果落在他手上,还不如死了的好,她心神一分,招式更乱,终于被燕归来寻了个空隙,一指点倒在地。燕归来缓缓蹲下身,轻轻地把她抱了起来。方女侠心中大骇,心想这下自己算是完了。就在这时,桃林中突然闪出了一个白衣少年,对燕归来喝道:「大胆淫贼,赶快把人放下,如若不然,此处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这位白衣少年名叫武行空,是当今武林有名的少侠。燕归来怒不可遏,吼道:」  你算什么东西,胆敢说这样该死的话,大爷今天要是不宰了你,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话犹未说完,把方女侠一放,扑向武行空,招招直取其要害。武行空且战且退,退入了桃花林中。两人在这片美丽的花海中展开了角逐厮杀。从树下到了树上,上上下下、翻翻滚滚,一直打得天昏地暗,粉红的花瓣落了一地。  两人功力悉故,始终未分胜负。燕归来久战无功之下渐渐生了退意,无心恋战,边打边用余光搜寻退走的最佳路径。武行空趁燕归来分神之际,奇招突出,一掌重重的击在了左肋上。燕归来一声闷哼,倒在了地上。武行空一阵喘息之后,笑道:「你这个淫贼身手不凡,只可惜不走正道,枉费了一身好武功。我现在就送你上路,你还有什么遗言?「燕归来抬起头来,嘶声道:」你才是淫贼,要杀就杀,休得诬蔑大爷。」说完高高昂起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武行空微微一怔,想不到这个淫贼竟然还有些英雄气概,一时对他生了几分好感,当下消了杀他之心,正色道:「看起来你也算一条好汉,也罢,我放你走「说完走出林子,解开了方女侠的穴道,飘然而去。燕归来愣在当场……」方绯艳道:「本来应该一剑杀了你,不过恩公既然饶你不死,我也不会违背他的意思。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方才险些毁我清白,就让你日后都不能够再欺负其他女孩子吧,让你尝尝宫刑的滋味。」燕归来急道:「你要做什么?不,不行,我宁可死也不要做太监,你有种就杀了我吧,否则我以后一定将你折磨得生不如死。」方绯艳道:「你这个万恶的淫贼,也知道害怕啊,还以为你多厉害,真是丢脸,也不怕传扬出去遭人耻笑。」  燕归来道:「实话对你说吧,我真的不是什么淫贼,我是南海弟子,已经跟踪你多日,并非对你有非分之想,而是奉命行事,刚才只不过是一时情不自禁,谁叫你生的这样迷人,我一见到你之后,就将任务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只想抱你,亲你,要你,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发觉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你,真的,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从没对别的女子有过这样的感觉。」方绯艳摇头道:「休要胡说,我才不会信你。老实交代吧,你到底有什么任务,如果你没用骗我的话,或许我会考虑饶你。」燕归来道:「好,你先帮我解开穴道再说,我气血不畅,伤势无法恢复,什么都说不了。」  方绯艳随手解开了他的穴道,说道:「好了,你快说吧。」燕归来道:「多谢姑娘,我说。」话没说完,忽然纵身一跃,将方绯艳扑倒在地,食指轻挥,制住了她的胸前要穴。  方绯艳急的脸红,骂到:「混蛋,我好心对你,你竟然恩将仇报,你不得好死。快放开我。」  燕归来道:「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只是想带你离开这里,迟了恐怕你我性命难保。你可知道,我这么久都未能完成任务,已经触犯了门规,处置我的人已经来了,就在附近,我可不想死,更不想你落在他的手上,南海的男人全是色鬼,你要是被他抓住了,后果不堪设想。」  原来燕归来跟踪方绯艳的目的是为了夺取峨嵋派的武功秘籍《寒梅剑谱》,此书传说修炼到最高境界者可天下无敌,燕归来奉南海掌门汪夫人之命前来,谁知被方绯艳迷住,忘记了任务,直到此时才想了起来。虽然他很喜欢这个女子,可是终究大不过秘籍,于是决定严刑逼供。正当他要下手之际,桃林深处忽然又闪出一道青影,他直觉眼前一花,就发现膻中穴被来人封住,全身劲力无法使出,吃惊之下抬头望去,来的是一个青衣少年,长得英俊潇洒,年纪在二十上下,身形适中,背负长剑。来人名叫柳长风,正是华山派掌门秦永华的第四个徒弟,武行空是他大师兄。柳长风因为喜欢在这片桃林练剑,碰巧遇到方绯艳遇险之事,武行空出手救人等过程他全看在眼里,只是一直没有现身相见,此刻见时机成熟,才出来。柳长风制住燕归来之后,把方绯艳送回了峨嵋山。

  回到金陵城之后,柳长风想起一事,就来到浮生戏园,把请帖送给了汪梦远,适逢小师妹秦思雨的生辰,二师叔秦永安打算邀请亲朋好友一会,由于方绯艳的事耽搁了,此刻才想起来。几天之后,武林各派纷纷赶来道贺,整个城里热闹非凡。柳长风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师妹,叫秦梦秋,两人感情深厚,本来是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们分开的,谁知大师姐秦溅青也对柳长风十分关怀,导致两人经常闹别扭。一日,柳长风和师姐秦溅青在后园一起练功,男女之间难免说些闲天。  柳长风对这个师姐很内疚,他知道师姐对自己很好,而自己每日陪伴秦梦秋,总是冷落她,于是想安慰她一下,谁知被秦梦秋发现,两人大吵了一顿,秦梦秋离开了秦淮府,不知去了何处。柳长风心情郁闷,到酒店喝酒。  酒店在秦淮府不远处的小街,店口挂着一个酒旗子,迎风飞舞,上面写着"酒"一个小字,字体非常普通,笔画也不规整,似乎是刚学习写字的人所写,也有可能是店家读书不多。不过柳长风就喜欢这样的小酒店,因为他的银子不是太多。走进店里,地面和座椅倒是十分干净,摆着四五套座椅,看起来有些岁月。  柜台上摆着几个酒缸,上面贴着标签,各种老酒都有。里面角落里坐着一个男子,正在喝闷酒,看起来心情很差。那人见到柳长风,忽然招手让他过去坐下,给他倒酒。原来此人正是峨嵋女侠方绯艳的师兄方剑飞,不久前柳长风在峨嵋见过,两人喝了几杯,方剑飞说起了方绯艳。  方绯艳自从回到峨嵋之后,一直对武行空念念不忘,几回下山找他。谁知武行空风流成性,处处留情,哪里把她放在心上。于是,她如今每天过着伤心难过的日子,怎么劝也没用。柳长风也十分担忧,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方剑飞寻思良久,忽然间似乎有了主意,把柳长风带到了一个小客栈里。他的意思,是说柳长风不比大师兄武行空差,绝对可以好好照顾方绯艳,虽然这个事情一时间不好弄,还是只有如此了。柳长风听说之后,自然反对。他和秦梦秋的事情已经弄得很烦,如何肯再增烦恼。谁知两人到了方绯艳的房间,竟然发现里面多了一个黑衣女人。  那女人穿黑色长裙,裙子飞扬,白色的亵裤不时可见,双腿十分结实,胸部高耸,看得方剑飞浴火高涨。黑衣女人和方绯艳拳打脚踢,显然斗了很长时间,双方的额头上汗珠滚滚,衣襟慢慢湿透,诱人的身材更加惹火。方剑飞也不知道是担心师妹还是想亲近那女人,扑了上去,替方绯艳接下那黑衣女人的攻势。两人一过招,黑衣女人便开始后退,似乎知道不宜久留,寻个空隙发出一把飞刀逼退方剑飞,夺路而逃。方剑飞哪里肯舍,拼命追赶。方绯艳和柳长风担心他有事,也只好追了过去。  方剑飞和那黑衣女人在先,又是拼命赶路,远远抛下了柳长风和方绯艳。四人两前两后,沿着小路一直赶到城外的山林之间。山中有一道瀑布,飞流而下,十分壮丽。下有一个水潭,潭水齐胸,方圆十丈开外,两旁青松林立,芳草盛开。  潭水清澈见底,水中金鱼游来游去。此时瀑布下竟然聚集着数十名男女,服色一律黑色,和黑衣女人一般。这些人十分大胆,衣襟敞开,高谈阔论。有的竟然旁若无人,当中搂抱亲吻,啧啧有声。黑衣女人千辛万苦赶到瀑布下,突然右手一扬,黑裙远远飞起,她浑身赤裸,跃入了潭中。  方剑飞远远看到那女人的光滑洁白的背影,心中更是焦急,赶了过去想到水中抱住那女子狠狠蹂躏一番。谁知旁边的几名男女似乎是那女子手下,早已动手缠住了他。这些人虽然武功不及方剑飞,可是也不好打发。打了一阵,那些人就散了,似乎没打算真的伤他。方剑飞见到旁边的一名女子也十分娇媚,苗条可人,乳峰隆起,柳腰细长,忍不住一把搂住,在她的胸部捏了一把。那女子一声轻笑,躲了开去。方剑飞追了一步,又想起水中的黑衣女人,只好放弃,也不及脱衣,大步跨入了水中。  那黑衣女人正靠着石壁清洗自己的身子,一对豪乳随波荡漾,若隐若现,还对方剑飞发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方剑飞再也忍不住,大叫一声,抱住了那女人。  这方剑飞本来也不是没有见过女人,何况峨嵋派美人无数,只是门规太严,他不敢对师姐师妹下手,烟花之地也担心师傅归罪不敢去,可是今日一见到这妖女,不知怎的,全身的欲望被挑起,也不管她是什么来历,先玩了再说。

  此时方绯艳和柳长风已经赶到了水潭外不远处,两人躲在一棵桃树后,被方剑飞的举动惊得合不拢嘴。方绯艳双颊红透,暗骂师兄不争气。柳长风自然也被那水中裸女吸引,不过他毕竟和方剑飞不同,心中总是想着自己心爱的师妹秦梦秋,况且身边的方绯艳也是他非常敬重的女子,虽然想上水中那骚女人,可表面上还是装出无动于衷的样子,暗暗点头,指责方剑飞的不是。  此时方剑飞的衣服已经被那女人脱下,胯下的肉棒早已涨得不行。那女人一把握住,打开阴户,用力塞了进去。两人都发出了满足的声音,用尽全力享受着鱼水之欢。方剑飞两手搂定那女人的屁股,粗壮的肉棒不停的抽动。那女人勾住他的脖子,眼睛微闭,口中发出淫荡的大叫声,一对丰满如包子的奶子上下晃动,在方剑飞的胸部摩擦着。  虽然两人的下身被水阻碍了一层,不过这更加增加了交合的乐趣。两人的私处激烈的碰撞着,在水中发出噗噗的闷响。那女人的阴部十分肥美,阴唇上黑毛浓密,阴道十分开阔。方剑飞的肉棒够大了,还是无法完全塞满那淫荡的美穴。  两人正干得痛快,方剑飞忽然不经意间看到方才岸上自己想追的那女子竟然在自己身边不远处呆呆的看着,脸色的身上羡慕又嫉妒,还有几分揶揄,似在笑自己荒唐,在大庭广众之下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方剑飞心中一惊,肉棒软了下来,滑出了那女人的阴户。那女人正过瘾,如何肯放,问他为何?方剑飞四下望了望,那些男女都在看着自己两人交欢,这事情如果传到师傅梅芬芳的耳中,那还了得,方才一时性急,此刻回想,也十分害怕,他终究是名门正派的弟子,梅芬芳又严厉异常,最痛恨的就是这种淫行。他放开了那女人。那女人了解他的意思,对岸上的那少女使了个眼色,那少女带着一干男女散开,各找隐秘之地大干。这些人本来就十分开放,见了两人大战,自然忍不住,各找自己的相好,在草丛中,大树后,岩石下宽衣解带,翻云覆雨。一时间,浪声大起,柳长风和方绯艳也弄得十分尴尬,又不好离开。那少女的相好是一名猛男,身材高大,肉屌狰狞可怖。只见他将那少女的双腿举高,挺着巨阳狠狠地插了进去。少女痛呼一声,快活得死去活来。  方剑飞见众人走开,心里平静了些,可一想起师傅的面容,还是没有心思再干,慢慢的向岸边走去。那女人从背后搂住他,一颗粉红色的药丸塞进了他的嘴里。方剑飞吃了一惊,以为是毒药,一把扣住了那女人的脖子。谁知那女人却笑他胆小,说只是一颗春药。那女人阅人无数,不过方剑飞这样的男子,还是让他有些动心,她怎会舍得取他性命?方剑飞放开女人,跳上了岸,决定离开再说。  谁知到了岸上,自己的衣服不见了。原来方才那女人把他的衣服脱掉之后,扔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此地草木众多,哪里还能找到。方剑飞担心被路人见到自己赤身裸体,只好捂着下身走来走去,十分尴尬。那女子也跟着他上来,促狭的笑着,似乎不急,在等春药发作。方剑飞想起这女人方才和自己师妹动手,应该是有所图,于是质问她为何和方绯艳动手?那女人也不隐瞒,说了自己的姓名来历。她叫玉婵,是南海门下,奉门主汪夫人之命来夺取《寒梅剑谱》。方剑飞脸色大变,《寒梅剑谱》是峨嵋的绝学,此时非同小可,看来非得拿下她不可。  当下一掌拍了过去。谁知到了中途,手掌软垂,只觉全身的内力似乎空荡荡的。  同时浴火再次燃起,这一次不止下身,全身都像被火点燃一般,非得立刻交合不已。他十分难受,虽然万般不情愿,也只好将玉婵推倒,再次进入了她的身体。  谁知玉婵一把推开了他,问他姓名。方剑飞急得不知怎么办,随口说了,再次扑在她的身上。玉婵没有再推拒,反而翻身趴在草地上,浑圆美白的屁股高高举起,对准了方剑飞的肉棒。她回头笑着招手,屁股轻轻扭动,让方剑飞从后面进入。方剑飞始终没有玩过,有些害羞,这种姿势无疑更加惹火兴奋,可是也更加下流。可是目前他如何能够停手?只好跪下,用力分开她的屁股,把阴户彻底露出来。阴户口还残留着方才交合的爱液,微微收缩着,似乎在期待着方剑飞肉棒的进入。方剑飞此番药力发作,肉棒暴涨,此刻见到她粉嫩的阴户,忍不住抖动了几下,流下了一丝淫水。可是他残存的一点老实本分的念头让他一时犹豫,迟迟不肯进入,只在阴户上上下滑动,微微拍打着她圆圆的屁股。

  玉婵恼火,凑了过来,再次一把抓住肉棒,捅入了自己的阴户,屁股用力迎合着,啪啪啪的交合起来。方剑飞下身开始舒服,忘记了一切,抱紧她的大腿,不要命的深入,浅出。此番没有水的阻碍,再加上春药,方剑飞的肉棒大了不少,终于整个塞满了玉婵的阴道,一下一下实打实的进出着。每一次抽动,都弄得玉婵疯狂的扭动身体,淫声渐渐加大。  方剑飞到底在玉婵的阴户里射了几次精,他自己都不记得了,只是感觉自己的肉棒不会累,一次又一次的射精,高潮带来的快感让他整个人更加的亢奋。肉棒越来越痒,干的时间越长,越发舒服。玉婵更加不得了,骚水流了一地,把方剑飞的精液都完全融化开来。  两人干了半天,才拥抱着躺在草地上休息。  两人在场中大干,场外的柳长风和方绯艳,此时也是看得情欲焚身,虽然两人都是正经男女,可亲身目睹了着销魂的场面,正是年少情浓之际,如何能忍耐得了?况且彼此都有好感。方绯艳心中喜欢的还是武行空,可武行空一点都不喜欢她,反而柳长风对她十分照顾,在她心中,对柳长风还是有不少好感。柳长风也是个烦恼缠身的人,在秦淮府被秦梦秋和秦溅青两个师姐师妹弄得晕头转向,十分郁闷,可是在方绯艳面前,他十分轻松,而且方绯艳身上有一种清秀出尘的气质,深深的吸引着他的心。不知不自觉中,两人渐渐靠近,搂抱在一起,双方都能感受到对付火热的身体和激情。柳长风实在忍不住,用力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方绯艳的双眼如秋水,带着无限的怨恨,又有着无穷无尽的情意。柳长风痴痴的望着她的眼睛,心中内疚万分,忍不住退后一步,向她道歉。  汪梦远在春秋阁说书的内容并没有提到柳长风,只说了武行空救方绯艳的故事。谁知光是一小段,还是吸引了不少听众,不过大家都有点遗憾,为何整个过程没有香艳的场面。大家喜闻乐见的还是大侠啪啪啪啪大干女侠的故事,纷纷要求汪梦远讲一段肏屄的故事。汪梦远只好答应大家下回讲一段非常黄的段子,此刻他还要赶着去秦淮府赴宴。  故事刚刚讲完,在听的其中一人便急不可耐地问道:「敢问先生,武少侠如今身在何方?我若能见他一面,瞻仰其风采,那真是三生有幸。」先生喝了一口茶,笑吟吟地说道:「这位公子爷向来行踪不定,神龙见首不见尾。若是平日里,只怕很难遇见,不过,如今他就在这金陵城里。只因他最疼爱的小师妹适逢十五岁生辰,所以不惜远道而来,前来道贺。」那人大喜过望,紧接着问道:「那请问先生,他师妹身居何处啊?我一定要见到他不可!」先生看了他一眼,摇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为好,这位公子爷的脾气一向不好,只怕他不肯见你。」那人露出了失望之色,愁眉苦脸地说道:「小生秦勉,终日只知道闭门读书,今日听先生说起武少侠的英风侠骨,不甚心向往之,本想前往相见,一睹少侠的风姿,可是,哎!」先生这才注意到,他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一身粗布青衣洗得发白,想来是个清苦的读书人,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伸手拍了拍秦勉的肩头,安慰道:「年轻人,不用发愁,你若是真想见他,却也不是没有法子。过一会我正好要前往秦淮府赴宴,你就跟我一道去吧,保证能见到你想见的人。」秦勉感激涕零,千恩万谢。  半个时辰之后,说书先生带着秦勉离开了浮生戏园,沿着河边行去。秦勉已然得知先生名叫汪梦远,也是金陵人氏,却不知他为何会去秦淮府,自己听说过秦淮府之名,可从未去过,不知是个什么地方,便问道:「汪先生,不知这秦淮府是个什么地方?先生与府中之人很熟悉?」汪梦远笑道:「秦淮府是个什么地方你去了就知道了,我与府中人大多都不认识,只是和一位公子有些交情,今天就是他请我去参加他师妹的生日宴会的。」秦勉恍然道:「我明白了,先生说的就是武少侠,是不是?」汪梦远摇了摇头,道:「不是他。」两人边走边谈,穿过一条古老的石桥,在一所大宅的门口停下脚步。秦勉抬头看见那些古老却不失精美的雕梁画栋,心中奇怪,问道:「我想象中这秦淮府应该是金壁辉煌,富丽堂皇的,怎会如此古朴?」汪梦远微笑不语。两人穿过大门,顺着脚下年代久远的青石铺小道一直往里走,只见府中的亭台楼阁尽皆古色古香,苍松翠柏点缀其间,清香怡人。秦勉边享受着空气中的芬芳边问道:「先生,我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幼时就读的书院。」汪梦远似乎也对眼前的景物颇为赞赏,不住点头,感慨道:「不错,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你大概还不知道吧,这秦淮府其实就是个书院,只不过这里除了教授经史子集之外,还有武功剑法。」秦勉此时方才明白,弄了半天这秦淮府原来是个江湖门派。

  此时前面迎上来一个锦衣少年,含笑招呼二人,将他们引到了一个宽敞的大厅里。厅中已备好酒席,冠盖云集,欢声笑语,喜气洋洋,好不热闹。汪秦二人找了一个靠近门口的席位坐下,只见刚才那个锦衣少年走到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人身边,低声交谈。由于相隔太远,秦勉丝毫听不到他们的谈话,汪梦远却听的清清楚楚,那少年说的是:「客人来的差不多了,峨嵋和南海的朋友都到了。」接着那中年人说道:「嗯,那可以开始了,你去通知她们姐妹,可以出来了。」说完那少年从侧门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那中年人起身,朗声道:「请大家静一静,时辰已到,我们的小寿星——二小姐就要出来和大家见面了。」厅中顿时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前面的侧门口,不久,两个少女并肩而入,大厅立刻沸腾起来,喝彩声、赞叹声、戏谑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两名少女身后还有三个少年,鱼贯而入,前面的一个白衣如雪,中间的是刚才的锦衣少年,最后一人一袭青衫。五人到了大厅的中心,年纪稍长的少女含笑环视众人,抱拳行礼,大方得体,丝毫不见慌乱,只听她清脆的声音响起:「非常感谢大家光临秦淮府,希望今天大家都能够尽兴,酒微菜薄,招呼不周,请大家多多见谅。」众人早已等待多时,此时腹中已是饥饿无比,一听此言,不再客气,立刻狼吞虎咽,开怀畅饮,如风卷残云,片刻之间便已杯盘狼藉。  秦勉似乎忘记了此行的目的,眼光只停留在那个腼腆羞涩的妹妹脸上。汪梦远却是若有所思,不时左顾右盼,像是在找什么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228

帖子

386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8
发表于 2019-12-24 05: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228

帖子

386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8
发表于 2020-1-15 21: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偷拍自拍:b x m 8 . t o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杏社区论坛

GMT+8, 2020-5-30 00:07 , Processed in 0.066364 second(s), 13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红杏社区论坛 与我们联络: moonvip888@gmail.com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返回顶部